Uncategorized

我还是觉得太祖最爱的是杨开慧

杨开慧认识太祖应该是因为她爸爸杨昌济。太祖是杨昌济在‘湖南省立第一师范’的得意门生,便撮合了太祖和爱女杨开慧。

太祖的第一任妻子是童养媳,根本没感情。杨开慧是他的第二任妻子,书香门第,大儒之女,坚定的共产主义者,又是出色的革命战士。我相信即便如太祖‘鹰击长空’之人,也绝不会轻视了一个这样英气的女子。当时太祖27岁,与杨开慧相知相惜,夫妻恩爱,共同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。这段青春光阴,在毛以后的井冈山岁月、延安岁月、中南海岁月,都难以复制,那是充满了青年人最为浪漫、最为朝气的时光。

有一次,毛泽东将元稹的《菟丝》赠与杨开慧,暗喻杨如菟丝般粘他,杨开慧当即恼怒,道:“你在做事,我做的不是事呀?”杨开慧以自己又要支持毛泽东的革命工作,又要做贤妻良母,如何成了“菟丝”,来反问毛泽东,毛泽东顿时哑口无言。既贤淑,又独立,还充满了湘女火辣辣的气息。

杨开慧曾写下这样的字句:“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,是为他而生的……假如一天他死去了,我的母亲也不在了,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!假如他被人捉去杀了,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一个运命!”。

只是,他并没有被敌人抓走,反而自己却何键抓去严刑拷打。她和毛泽东的二儿子毛岸青在她诞辰100周年时候曾这样写道:

在那专门囚禁和屠杀革命党人、充满血腥味的阴森森的大牢里,任皮鞭、压杠、老虎凳、竹签在您那女儿身上疯狂地肆虐。亲爱的妈妈,您能不痛吗?您把嘴唇一次次咬出了血,可您就是不屈服:“要打就打,要杀就杀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敌人用尽了种种酷刑,最终只得利诱您:“只要声明与毛离婚,就可以获得自由。”可令敌人没想到的是: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“只要”,却是您贞操和信念的全部!您把对父亲、对革命、对孩子的点点滴滴的爱都浓缩在这个“只要”里。亲爱的妈妈,你柔弱的双肩就那样肩负着历史赋予您的光荣使命:“死不足惜,但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!”

死不足惜,但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。太祖负她太多啊。

杨开慧牺牲在浏阳门外时,只有29岁,尽管短暂,却轰轰烈烈,拥有火热的爱情,拥有坚定的理想,她仿佛彗星般的生命,让我们这些在世俗中庸碌的人汗颜。大半个世纪以后,人们在杨家老屋砖墙缝里发现杨开慧给毛泽东的情书,“许多天没来信,天天等……即使他死了,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……”。

这里面有个说法,28年太祖娶了贺子珍,但是30年杨才牺牲。贺子珍一开始是个对毛很好很好的,也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,太久没有女人在身边,太祖有了新欢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35岁时的爱情难道能替代25岁的爱情?又有什么能替代25岁的爱情呢?

我失骄杨君失柳,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。问讯吴刚何所有,吴刚捧出桂花酒。寂寞嫦娥舒广袖,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。忽报人间曾伏虎,泪飞顿作倾盆雨。-毛泽东 《蝶恋花 答李淑一》

长沙有个清水潭,那里有一间木板老屋,还有菜田,那就是毛主席与杨开慧的故居。这老屋依然完整地保存着,被四周的高楼大厦包裹着,宛如都市里的一片村庄,恍惚。

 

Discussion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